绯红花落

猫喵星球:

陈皮松子糖:

新画的两张场景图,第一张,"啊呀来晚了,鱼都被吃了…"第二张,黑夜里的门前花。

又快要冬天了,今年剩下的几个月会计划主要练习古典小院方面的场景图,因为准备进入半冬眠状态,画风和产量都会很不稳定,如果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出来请大家多包涵😂

陈皮松子糖:

画了一个有小兔叽的古风小院,这次尝试的是复古的做旧色调。

十月因为一个长假打乱了节奏,好多事情没做就已经月中了=_=,不过最近成功解琐了一个新的绘画姿势,画完一整张图后腰和脖子依然挺舒服的,感觉我苟延残喘的绘画生涯可能因此能坚持得更久一些(这一定是在梦里🤣)


桃年:

一直很喜欢长在老房子间的芭蕉,绿时和枯时都很美,摇曳生姿
被约画这个主题的胶带还挺开心哒~

 

陈皮松子糖:

画了一张冬日雪景--古房顶上、红果树边,肥啾吃果、胖喵在侧,纵然这一刻微风薄雪落无声,奈何下一秒猫扑鸟惊枯枝折…

(节气小寒,第一张是截的竖构图,后两张是完整版横构图和斜阳夕照的效果) 



桃年:

画枝南天竹~
我家种的南天竹可能养分不够一直没开花结果光长叶子😂

桃年:

倾泻
图二是调了色,选择困难,都发一发

桃年:

之前给满天自印画的一个封面,发其中一张OuO

画了这段:
有一夜陆遥梦见西湖。
应是西湖吧,裴剑文家在杭州,杭州最有名的可不就是西湖。
他是梦见与他游湖。
阳春三月,西子湖畔,肩并肩慢慢走。
他侧眼望向他,便见仍是少年华美,白衣胜雪,眼角眉梢俱是笑意。
也并没有说什幺话,只是默默地往前走着,仿似要一直这样走下去,一直没个尽头。
后来突地下起一小场春雨。
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朦雨亦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