绯红花落

糖衣:

[苏幕遮·江晚日暮]

    「云归途,花中雾。香满重柯,柯连春上湖。绫罗轻扇子娇莺舞。风起小园,绯樱面如故。
      夕晚照,霜带露。醉卧庭尘,尘前汀洲渡。不知人间仙音足。一纸笺字,陌上心归处。

      吾从东海仙山而来,不知人间年岁今几许,过春生陌上,有花名为樱,风渡,纷纷而落,以为奇观。愿与之长相守于陌上矣。」

摄于:四月的上海 顾村公园

出镜/文字:@月川河 
摄影:@糖糖糖衣

陈皮松子糖:

尝试画了一下古风的橙色调:秋天的红枫,古老院墙上准备抓肥啾的小猫,远处隐约的小房子⋯这张画得比较快有点糙。最近高温天,体弱不能一直呆在空调房里,出去又感觉太闷透不过气,实在静不下心来涂涂画画了=_=

陈皮松子糖:

新一张原创古风彩,听说紫藤的花语是"对你执着,最幸福的时刻",对于我这种猫控来说,能在盛放的紫藤花下着一身汉服摸猫应该也算最幸福的时刻吧^_^
这张本在紫藤花开的时候就想画了,但是无奈最近气温忽高忽低,一不小心右手神经炎又有点复发,纯左手画得实在有些慢,细节控制得也不够好,略遗憾,希望下一张能有更好的状态。

顺妞的旅行笔记。:

“霓裳片片晚妆新,束素亭亭玉殿春.。”颐和园乐寿堂的玉兰与山杏开了,这里曾是慈禧的寝宫,因着曾是兰贵人,玉兰也成了她最爱的花。一百多年时光更迭,它们就在这里优雅的开,静静地落 。红墙灰瓦里满树洁白,此番光景总让人想象当年她独拥这满园春色的惬意,几许幽香在三月的暖风中沁入心脾。


我的微博:@刘顺儿妞

陈皮松子糖:

两张水彩速涂,樱花山和银杏叶,觉得自己实在画得太少,每次一画速涂毛病就全冒出来了,粗糙又拘谨,但是最近产量稀少,这两张就拿上来混更充数吧。
12月工作上忙着做各种年底统计和总结,这个星期总算全部弄完可以喘口气等过年了^_^